coco:

没能实现梦想的空松偶然听了壱的歌偶然看了作家一松的小说,顿时被感动了,并将这两位视为自己的偶像。但他不知道的是,歌手和作家其实是一个人,而且都是黑手党松野家族Don的假身份。
Don不想当黑手党于是离家出走,以ichi的身份来到日本,本想低调地活着,结果唱了首歌他火了,隐瞒身份写了部小说他又火了,导致他被boss小松打电话嘲笑说离家出走居然这么高调。
Don想我找份赌场的工作总行了吧,结果碰上了来赌场碰运气最终却把裤子都输掉了的空松。好心地借给他一条裤子后Don就被空松视作了恩人,还被拉去居酒屋喝酒,并且得知了这个社畜大叔居然把自己当偶像的事实。
相处久了后Don逐渐被空松的温柔和坚强以及乐观的心态所吸引,觉得即使处境这么糟糕也勇敢地直面现实的空松,是总在逃避的自己所比不上的强大的人。憧憬逐渐演变成了爱恋,但是Don却深知自己无法接受这份感情。不能在一起却又离不开,空松既是Don的慰藉也是他的心病。这份感情美好又脆弱,充满矛盾又无法割舍。
作家一松和歌手壱都朝空松搭话了,这让空松感觉自己幸福得像在做梦。但是当对方提到“你想不想实现自己的梦想时”空松犹豫了。他知道自己的梦想难以实现,现实的残酷虽然未磨灭他的梦想,但也耗尽了他的激情。他只是个社畜而已。
空松惹毛了赌场的某个混混,Don想救他,可是歌手和作家的身份都不管用。他以赌场侍应生的身份向赌场老板求助,赌场老板表示对方来头不小,他无能为力。
于是Don就火了。拎着酒瓶子就自己上了。怕个球,老子是松野家族二当家,不服来战!哪来的垃圾也敢动我的人?!
结果被空松摁住了:一松我知道你是好人,可是你这样虚张声势会得罪松野家族的,快跑吧。
这可把Don气的,他只好一手拎着酒瓶子一手拽着空松往外跑。
跑到死胡同被逼上绝路,以为自己就要死定了,这时墙头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:我说你怎么呆在外面不肯回来,原来是在外面交了朋友。
是小松,披着西服外套,捏着啤酒罐子蹲在墙头,天知道他怎么上去的。
混混们以为是小角色,一时间脏话乱飞,说要给小松开瓢,小松蹦下墙头,同一时间在不远处待命的松野家的人纷纷掏出枪对准了混混们的头。
小松笑着对Don说,我来接你回去。
这时候空松才明白过来一松原来是个不得了的人物,分别前还开心地说等你再来日本我把作家和歌手介绍给你啊,最近我跟他们聊得可好了。
Don暗骂了句白痴。他要是走了哪还会有作家和歌手跟他聊天。
最后Don还是鼓起勇气对空松说到,你跟我一起走吗?我可以给你找工作,起码要比现在你的待遇好。空松说不用啦,记得来日本玩啊。
然后Don就走了。
Don走了之后空松就哭了。他也不是外表看上去那么脑袋空空。他送给作家的手链有时候会出现在壱的手上。赌场的侍应生ichi好像比空松都熟悉壱。
他发现自己的憧憬满满演变成爱恋。他觉得很可笑——多年的职场生涯让自己变得贪婪了吗?我是个失败的人,不能让一松也染上失败的颜色。他应该站在光鲜亮丽的舞台上,而不是窝在廉价的小酒馆里和邋遢大叔一起喝烧酒。
当Don发出邀请的时候空松几乎就要哭出来了。即使放弃一切他也想要握住那只手说我愿意,即使是去往刀山火海我也愿意。可是他忍住了。
去往更宽广的世界吧,一松。
从此以后空松再也没有收到过来自Don的消息。不过空松的家里有壱的所有专辑和一松老师的全套著作,心情不好的时候听听歌看看书就会变得很开心。
小松问你们怎么那么别扭呢?要是我的话喜欢就去打一炮,爱上了就不会再放手。Don说不愧是小松哥哥,我要是能做到早就做了好吗?那可是臭松啊,我做不到。
他们也许一辈子都不会说一句爱,也不会挽留对方在自己身边。但是当Don下了飞机,不论刮风下雨,都会看到空松撑着沉重的眼皮紧盯着来往的旅客,两人目光接触时他如释重负地笑了,说一松,欢迎回来。
“我回来了。”

评论

热度(56)

  1. coco 转载了此图片
  2. coco 转载了此图片